傳承與堅守 – 希臘葡萄酒昂首邁進新紀元

「若你將希臘解構,會發現最終剩下的是橄欖、葡萄藤及船;這意味著只要有這三者,就能重建希臘。」 -- Odysseas Elytis (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)

 

 

葡萄酒毫無疑問是古希臘文化傳統的重要組成部分,有確鑿證據表明在公元前4,000年前克里特島 (Crete) 的米諾斯文明中,葡萄酒就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 –「葡萄酒」這個名字早已出現在象形文字當中,寫成一個細長的「A」字 ;而伊拉克裡翁 (Iraklion) 附近的瓦斯帕特 (Vathipetro),則發現了全球最古老,達3,600年歷史的葡萄酒壓榨機。

 

約公元前1,600年前,令人膽顫心驚的提拉火山 (Thira) 發生爆發,威力等於幾百個原子彈同時爆炸,甚至比印尼喀拉喀托火山爆發強勁5倍。這次火山爆發導致克里特島的衰落。然後隨之而來的,則是克里特酒文化的向外擴展,這對邁錫尼文明 (約公元前1600至1100年) 和其後的古風時期 (公元前700至480年) 影響深遠。

 

約於公元前700年,古希臘詩人赫西俄德 (Hesiod) 創作了《農作與時日》(Works and Days) 詩集,古希臘文學已有紀錄描述葡萄酒生產已經發展得相當成熟,並寫到葡萄風乾的步驟。時至今日,現代人仍然沿用和當年大同小異的方式對葡萄進行風乾。希臘葡萄酒緊接進入了下一個新紀元,深入日常生活中,風靡於阿提卡的酒會,成為希臘哲學靈感的源泉,例如柏拉圖以及蘇格拉底的作品。

 

此外,羅馬時期也是西拉葡萄酒的黃金年代,葡萄種植區域隨著希臘殖民地的擴張不斷延伸,一直至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。眾所周知,它們都是「大希臘(Magna Grecia)」的一部分。從以上兩地,葡萄藤又輾轉流入法國南部和西班牙。

 

從以上所述,可歸納希臘葡萄酒既古舊又新潮的結論。希臘葡萄酒生產曾經幾度中斷,最近一次回歸更遲至19世紀末。奧斯曼土耳其帝國統治希臘近400年後,希臘葡萄酒業湧現出Bavarian Gustav Clauss (1861年) 及Cambas (1882年) 幾位重要人物。緊隨其後Boutari、Averoff 及Tsantali等幾大先鋒品牌被創立,也就是今天我們所說的現代希臘葡萄酒。但希臘葡萄酒業的不幸一直延續至20世紀,當時葡萄根瘤蚜病大爆發,將所有希臘由南到北的葡萄園摧毀。隨後,根瘤蚜病擴散到其他國家,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損失,導致希臘不得不在60年代重新種植葡萄藤。

 

20世紀70年代,希臘葡萄酒業進行大革命。當時一班希臘年輕人歷史性地去到法國波爾多,接受專業釀酒訓練。80年代他們學成歸國,其中的代表人物如Gerovassiliou 和 Skouras 建立了自己的小型精品酒莊,這時正是精品酒莊的起步期。

 

時至今日希臘全國葡萄園的總面積達65,000公頃,不及波爾多的一半且業權零散。全國7,000多個葡萄農中只有 750個擁有超過5公頃的土地,而擁有超過9公頃土地的僅50人。本土葡萄品種是希臘葡萄農的主要種植對像象,佔總產量的85%以上。

 

 隨著葡萄栽培和釀酒實踐能力日益成長,釀酒廠對葡萄藤的屬性亦有進一步的見解,尤其是對於希臘古老且獨特的本土葡萄品種 (據Jose Vouillamoz研究,希臘已經紀錄了220個本土葡萄品種,其中79個品種具商業價值)。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像希臘這樣,能將「風土」這個概念表達得如此淋漓盡致。希臘大陸和海島多姿多彩,生動地體現出風土概念中獨一無二的地方特色。

 

事實上,希臘擁有很多令人心馳神往的獨特風土,包括聖托里尼,克裡特 (Crete)、凱法利尼亞 (Cephalonia)、提諾斯 (Tinos)、納烏薩 (Naoussa)及尼米亞 (Nemea)等。這些個性鮮明的本土葡萄品種均有十分獨特的口感,好像充滿礦物質感的阿塞蒂克 (Assyrtiko)、擁有鹹鮮口感內比奧羅(Nebbiolo)的西洛馬諾 (Xinomavro)、有如天鵝絨般醇厚的阿吉提克 (Agiorgitiko)、維迪亞諾(Vidiano)、羅柏拉 (Robola)、莫斯菲萊諾 (Moschofilero)及黑月桂 (Mavrodaphne)等。此外,若在合適的中氣候下種植個別葡萄品種,馬特甘諾 (Mavrotragano)會展現出深厚的潛力,而莎娃夏(Savatiano)亦能強勢回歸。

 

 一如所料,在地中海氣候釀酒的國家,多面對生產葡萄酒時需結合新鮮度及復雜性的挑戰。這意味著在葡萄栽培、採摘時間決定,以及保護葡萄免受陽光曝曬等各方面必須做到一絲不苛,並需探索是否有更多合適的風土,及在更高的海拔地區進行種植。

 

最後值得一提的是,相對於傳統的大品牌,產量僅數千瓶的小酒莊正在業內形成一股清流。他們通常都採用有機種植法,生產能表現風土潛力的葡萄酒。此外有機生物動力法、陶土罐發酵、減輕人為干預也都是常見的試驗方向,以上三者都取得令人鼓舞的成果。

 

希臘葡萄酒已經走出較低檔次的松香葡萄酒 (Retsina) 時代,正逐步成為歐美、澳洲市場的新星。對於希臘葡萄酒業來說,這好比文藝復興之於世界的偉大意義,令人期盼且欣喜。

Share on Facebook
Please reload

相關文章

最近更新

29 Feb 2020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

© 2020 Asia Wine Service and Education Centre. All Rights Reserved.